首頁 熱點 人文 教育 視聽 公告 概況 健康 財經 掛號 攝影 投稿
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 > 人文桐鄉>文學

吃年酒

2021-02-19 09:09   來源: 今日桐鄉    作者: 朱 朱   編輯: 金悦歡

  這幾十年裏,可以説與酒結下了深深的不解之緣。

  當我還是抱在手裏的小娃娃時,袓父就常常用竹筷尖在他正喝着的酒杯裏蘸上一滴白酒,然後呵呵笑着放進我的嘴裏,初始我搖頭拒絕,後來慢慢地喜歡吮這個辛辣味(祖母語)。等到了四五歲,過年時,我能喝下一調羹山茹燒。那時的本地產山茹燒算是很好的白酒了(高梁燒極少有得賣且貴),魚行匯的酒醬店裏二角錢可買一小提(酒提用竹管做成,分大小兩種,小的一提大約二兩多點),注入小碗內剛剛好滿一碗,另外還有就是黃酒了。十歲以前,經常幫祖父去那裏“朵”(濮院話:買)酒,碗小酒滿(拿個大碗生怕人家説吃相難看),怕路上晃出來,便用兩隻手捧着,結果越是捧着越是容易晃出來,走一條街到家,酒卻晃去十之二三,好在家人從不責備,不過買的次數多了,漸漸穩當,之後便很少晃出來了。

  小時候,農村親眷經常送來他們自己用新米、水、酒藥“合”(讀:割)的“杜搭”(音)酒,然後長輩便回禮一些糖果糕點之類。此酒就是濮院人稱謂的“新米酒”了,緣由是用剛“起勢”(收穫)的新遲稻米釀製,大大有別於如今賣的一些所謂“甜白酒”或“甜米酒”。年前,家中總有十幾只“鹽水瓶”裏裝滿新米酒,這些酒便成了過年喝的年酒。

  新米酒由於由多户人家制造,造酒人技術高低不等,因此有的鹽水瓶裏的酒清澈透明,那説明這酒的酒藥下得得當,度數亦高,聞起來辛辣味(酒味)濃,對喜酒的人來説,此為好酒。有的酒呈淡乳白色,較渾濁,打開瓶蓋有股甜膩酒香撲鼻而來,此酒喝起來甜津津,度數也不高,是婦女兒童的最愛。當然亦有做得差的,喝起來有股酸澀味,放不長,天一暖容易發酵。

  新米酒也不是年年有得吃的,上世紀60年代初期,人們大都肚皮都填不飽,誰還有多餘糧食來做酒?喝酒在那時便成了一種奢望,也不知那時好酒的祖父是怎麼熬過來的。

  自然災害過去後,酒醬店裏甏頭燒酒又恢復供應,特別是過年時,農村做新米酒的家庭又多了起來。也是,酒的文化已在中國浸潤了幾千年,中國人過年又怎麼少得了酒呢。

  從小到大,我對“新米酒”可以説是情有獨鍾,酒量也從十幾歲時喝一碗到青壯年時能喝三四碗。

  新米酒喝多了上頭,後勁足,不像白酒,醉得快醒得快,新米酒有時喝醉了,睡一晚第二天醒來,兩太陽穴的筋還在嘭嘭地猛跳,像有人在敲頭一樣,很不舒服,因此新米酒有一個別稱叫“敲頭酒”,事實上愛喝酒的人要的就是這種酒後感覺。從另一方面講,新米酒喝了能達到這個程度,説明這米酒做得好,度數高,力道到“波”(位)。

  吃年酒,顧名思義是為了吃酒,過年,哪怕少兩種好小菜,也不能少了酒,酒是鄉情、親情、友情的載體;酒是串聯起你、我、他的紐帶,在酒碗相互咣噹中,回望過去,展望未來,滿懷對美好生活的憧憬;在一聲聲“來,吃酒吃酒”的呼喝聲中,幾千年傳承下來的中國年就這樣年年過去了。中國人過年,酒,不可或缺。

  又是一年春節,可是心裏總覺得缺了點什麼。是啊,現在什麼東西都不缺,年夜飯也已在飯店訂好,到時只要呼兒喚女去吃就好了,酒也不用上心,高檔的白酒紅酒黃酒哪個地方買不到?只是“杜搭”酒倒是很少很少喝得到了。想來人類總是這樣,在嫌這嫌那比東比西的自尋煩惱之中進步的。

  最後,勸告愛喝酒的朋友一聲,不管白紅黃還是新米酒,喝了,請不要開車。

  ○朱朱,本名朱樹敏,退而不休。

桐鄉新聞網官方微信
桐鄉新聞網官方微博

相關新聞:

【4px自提車】

1.本網(桐鄉新聞網)稿件下“稿件來源”項標註為“桐鄉新聞網”、“錢江晚報今日桐鄉”、“嘉興日報桐鄉新聞”、“桐鄉電台”、“桐鄉電視台”的,根據協議,其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桐鄉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 時須註明“稿件來源:桐鄉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2.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週內來電或來函。聯繫電話:0573-89399348 市府網:559348